<dd id="ecmue"><label id="ecmue"></label></dd>

  •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娱乐 > 电视剧情

    东宫新版五篇番外小雪 东宫李承鄞的第一次第几章

    时间:2019-02-25 编辑:

    导读:《东宫》正在热播,《东宫》新版五篇番外小雪遭到热搜,另外《东宫》李承鄞的第一次第几章?接下来就来在线阅读一下这个小说的番外。

    timg (1)_副本.jpg

     东宫番外 番外一

    01 太液芙蓉未央柳

    “阿穆!“我拉了拉他的袖子,却又改了称呼,低声唤道,“殿下.……”

    阿穆抬起头来,有点茫然地看着我。他穿着便袍,素色的袍子衬得他的眼珠越发黝黑,他神色间仿佛还带着点孩子气似的。

    本来依照宫规,我并不能直呼太子的乳名,但是进宫那年,我七岁,阿穆比我更小,他才五岁,我们两个要好似兄弟,我?#20154;?#22823;,处处都护着他。他背不上书的时候,我在太傅眼皮底下替他作弊;他被罚的时候,我可以惟妙惟肖地模仿他的字迹,替他写一厚叠字帖交差而不露破绽。我们一起在御花园中打弹弓、斗蟋蟀、爬树,捉弄那些一本正经的宫女们……

    我们渐渐地长大了,可是我知道,我们之间的交情是丝毫没有变的。阿穆有任何?#25215;?#20107;都会告诉我,而我呢,总愿意替他想出办法。

    阿穆?#25215;?#30340;事情很多,陛下只得他一个儿子,自然寄予了重望。可是在陛下那样英明的帝皇面前,任何人都平凡得几近渺小。

    阿穆曾经问过我:“我怎么样才能像父皇那样?”

    我答不上来。

    陛下能征善战,曾四征西域,平定南?#27169;?#25915;下了大小无数的城池,创下了万世不拔的基业。站在?#39135;?#22570;舆图前,任何人都会觉得热血沸腾。开国百余年来,?#39029;?#30340;疆域从来没有如此浩瀚过。每年岁贡之?#20445;?#19975;国来朝,众夷归化。我曾经陪着阿穆跟随陛下站在承天门上,听万岁山呼,声震九城,连我们这样的无知小子?#23395;?#24471;山摇地动,气血澎湃。而陛下却连一个微笑都吝啬给予,他常常?#36824;?#26159;在城楼?#19979;?#31449;一站,连一刻工夫都不肯停留,便会命人放下帘子,径直回西内去了。仿佛这世上一切的无上?#34987;?#22312;君王骄傲冷漠的眼底,?#36824;?#26159;过眼云烟。

    有这样一位父皇,我觉得阿穆也不是不可怜的。

    陛下弓马娴熟,?#39029;彩亲?#39532;背得天下,所以对贵家子弟的教育,皆从骑射启蒙,文课功夫倒还在其次。我是父亲亲自教出来的,士族子弟里,我的功夫算不错的,可是跟陛下一比,简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    我曾经见过一次陛下出手。那天我与阿穆陪着陛下在花园中行走,枝上一?#38405;?#20799;叫得甚欢,陛下接过阿穆手中的弹弓,捏了一颗金丸,就将那一?#38405;?#20799;打了下来。所谓一箭双雕亦?#36824;?#22914;此,一颗金丸便将两只鸟儿的头打得血肉模糊,几乎碎成童粉,可见陛下劲力惊人。

    陛下不怎么?#19981;?#25104;双成对的东西。历朝历代,宫中太液池出了并蒂莲,都以为是祥瑞之兆,少不了宣召翰林学士题咏辞赋。可是钦和二年,太液池中出了并蒂莲,却没有人敢禀报陛下,最后是王内侍胆大,命人?#37027;?#23558;那朵莲花折毁了才罢。

    因为陛下这古怪的脾气,在修筑西苑的时候,连配殿的间数都是奇数的。工部郎中张?#24425;?#20010;最小意的人,在这件事情上却特别大胆。礼部虽然认为此事?#24418;?#31062;制,可是西?#32321;?#31455;只是皇家的苑林,算不得正经的宫室,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模糊过去了。

    礼部如此识趣,?#24425;?#22240;为陛下的脾气一年比一年暴戾,可是没有人敢劝谏。

    陛下并非昏聩,仍旧知人善用,朝政井井有条。

    只是后宫中连宠妃都没有一个,陛下不怎么亲近女色,偶尔围猎,也称不上沉溺。群臣对这样无欲无嗜的君王,只是束手无策。

    据说曾经有臣子十分担心,因为陛下只得一个儿子,对皇室来讲,这样单薄的子息,自然是不免有隐忧的。

    无数谏章雪片般飞往西内,似乎陛下不再生十个八个儿子,便对不起这天下一般。

    而陛下只是置之一晒。

    钦和四年,贤妃李氏终于怀孕了。朝野之间都盼望她能再给陛下添得一子,谁知李氏难产,挣扎着生下一位公主后便香消玉残了。

    这便是朝阳公主。

    陛下以正殿朝阳殿的名字给公主赐作封号,可见他有多么宠溺这个女儿。

    朝阳公主确实生得粉妆玉琢,十分可爱。或许是怜她出生丧母,陛下每每亲为扶掖,甚至携了她上朝?#33579;?#23558;她置于膝上。仿佛逗弄稚女,比这世上一切国家大事还要重要。

    群臣先是不忿,后来却渐渐发现了朝阳公主的好处。

    ?#28909;?#38491;下震怒,无人?#20197;?#36870;违天颜的时候,只要让保?#21103;?#20102;朝阳公主来,便是一场弥天大祸亦?#19978;?#20110;无形。

    朝阳公主总是咯咯笑着,朝陛下伸出手,扑到他的怀?#23567;?/p>

    而陛下抱起她?#20445;?#24517;然已经是满面笑容。

    朝阳公主在四岁的时候,就拥有食邑万户、奴仆无计数。陛下甚至为了她,不惜在骊山大动土木兴建宫?#32602;?#21482;因为朝阳公主有?#21364;?#20043;症,御医建议她要多泡温泉。

    天下所有人都知道,被陛下?#24188;?#26080;上珍宝的,只得朝阳一人。

    阿穆常常对我说,仲安,不知将来是谁有福气娶了朝阳。

    我懂他的意?#36857;?#35841;娶了朝阳,谁就会拥有这天下的一?#23567;?/p>

    朝阳一天天长大,比幼?#22791;?#21152;可爱,亦更加顽皮。

    在整座皇宫里,唯有她是无忧无虑的人。

    ?#39029;?#24120;听到她的笑声,像银铃那样清脆,又像是这世上最会唱歌的鸟儿,可是她不就是一只灵巧的鸟儿吗?

    长大后的朝阳很?#19981;?#21516;阿穆在一起,因为陛下只得一子一女,他们是唯一的手足?#32622;謾?#22905;常常穿?#22235;?#35013;同我们一起混出宫去玩耍,反正这宫中没有任何人敢阻拦她。我们三个人常常去街头的茶肆喝茶,看杂耍,听说书的艺人讲故事。

    那段时光快乐、纯净、明亮。

    现在回想起来,那是我一生经历过的最开心的时候,有阿穆在身边,还有朝阳。

    朝阳死的时候,?#28082;?#38463;穆的心都碎了。

    真正伤心欲绝的人是陛下,?#36824;?#19968;夜之间,他的头发就全白了。

    他独自坐在朝阳殿里,沉默着不再理睬任何人。

    阿穆在殿外跪了很久很?#33579;?#20063;没有得到他的召见。

    陛下下诏将朝阳葬在裕陵。

    那是他自己的陵寝,一切都?#21069;?#29031;帝王的礼制来兴建的,因为工程浩大,所以一直都还没有完工,可是现在他要用来埋葬他最疼爱的小女儿。朝野哗然,争执不已,最后陛下?#21796;?#38517;寝前的翁仲撤去一些,又将神道减短数丈,以略示意,平息众议。

    辍朝十日,百日国丧,陛下用了一切礼制允许或者不允许的方式来祭奠朝阳。?#23548;?#19978;真正的辍朝远不止十日,因为从那之后,陛下就不怎?#35789;?#26397;百官的奏疏堆积在中书门下省,太傅忍不住对着阿穆长吁短叹。阿穆数次进宫,都没有得到陛下的召见。我知道阿穆十分担忧,只能宽慰他:“等陛下这阵子伤心过了就好了。”

    只是宫中谁都知道,陛下这般伤心,是永远也不会过去的。他就像是彻底换了一个人一般,对任何人、任何事都不再有丝毫的兴趣。如果说从?#20843;?#26159;个冷漠雄心的帝王,那么现在他只是一个心冷成?#25671;?#21696;励的父亲。

    陛下的身体也一天一天衰迈下去,有一段时间他病得很重,并且一度遣人召来了西凉的特使。西凉是天朝辖下最为奇特的属国,国小力弱,又屡受沙化之苦。其他的藩属之国皆遣了王子在上京,名义上是学习中原的礼仪,实质上?#20146;鮒首印?#21487;是唯?#24418;?#20937;是没有?#39318;?#30340;,?#21796;?#27809;有?#39318;櫻?#35199;凉国主还甚为傲慢无礼,常常不来朝贡。

    奇异的是,陛下待西凉?#35789;?#38738;眼有加。四征西域,平定万邦,?#27425;?#29420;留下了一个西凉。

    我曾经隐约听宫中老人咕哝过一句,说或许是因为明德皇后的?#20498;省?/p>

    阿穆和我都知道,明德皇后是天大的忌讳,万万不能提的。

    明德皇后乃是陛下储位东宫时的原配,?#19978;?#21629;薄福?#24120;?#26089;在元庆十二年、陛下继位之前就病莞了。陛下待这位早逝的太子妃似无多少情谊,一直到了钦和九年,在礼部的一再提醒之下,才不情不愿地下?#35828;?#35791;书,追封她为明德皇后。事隔二十载,这个追封亦是草草了事,因为明德皇后葬在定陵,陛下并没有下诏依皇后礼制重建陵寝,也没有下诏说待自己万年之后让这位追封的皇后陪葬裕陵。

    在追封皇后之前和之后,陛下亦一次也没有去祭奠过这位早逝的原配。

    宫中传说,陛下十分不喜这位原配,概因为当年和亲,被迫册封番邦女子为太子妃,一直?#24188;?#30343;室之耻。所以史书上?#24425;?#23525;寥一笔带过,?#36824;?#21313;余字,就交代了这位明德皇后的一生。

    阿穆牢牢记得此事为忌讳,是因为有次朝阳公主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套胡服,十分得意地穿在身上去见陛下。结果陛下勃然大怒,破天荒地大发?#20570;?#19979;令将朝阳身边的人全部?#20154;馈?#26397;阳吓哭得背过气去,受惊吓过度,就此一直病了十来日。而陛下自然是悔痛不已,一直?#21350;?#22905;身边,直到她痊愈。

    陈贵妃因此被废贴,据说是她挑唆公主穿胡服的。

    我陪着阿穆去看望朝阳的时候,年老的保母窃窃告诉我们,陛下最忌讳有人肖似明德皇后,陈贵妃掷援公主身着胡服,其心可诛。

    阿穆胆子真大,他竟然问保母:“那么,阿凰像不像明德皇后呢?”

    朝阳的乳名叫作凤?#32781;?#38463;穆叫她阿凰。

    保?#25913;?#30528;脸直摇头,说道:“一点儿也不像,明德皇后哪有公主这般美?#30149;?rdquo;

    我也觉得不可能相像,番邦女子能有什么好容貌?

    保母又说:“明德皇后肤色白皙,身材瘦小,虽然有股机灵劲儿,可不似中原女子这般花容玉?#30149;?rdquo;她说到这里突然叹了一口气,“一晃都快三十年了,没想到…….

    她没有说没想到什么,我看着阿穆,他似乎在静静想着什么似的。

    那是陛下第一次对朝阳发脾气,亦?#20146;?#21518;一次。

    阿穆曾经说过,在世上,陛下唯一真正心爱的,只得一个朝阳。

    我在心底深处,默默地以为然。

    可是朝阳却死了。

    自从朝阳死后,陛下对政务的厌倦是一日胜过一日,他的身体也一日坏过一日,他似乎在厌倦朝政的同时也厌倦了生命本身。他不再游猎,亦不再宴乐,通常独自处在殿中,既不饮酒,亦不沉溺于女色,然而身体还是一日日衰败下去。

    朝阳仿佛带走了他生命里的全部活力。他?#21796;?#20165;头发白了,甚至连心都已经死了。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伤心成这个样子,阿穆同我也非常伤心朝阳之死,可是似乎仍及不上陛下之万一。父亲亲自入宫来劝解陛下。

    父亲的身体亦一直不?#33579;?#22810;年的征战让他留下了无数内?#32781;?#20182;一直病得起不来床,可是他执意要进宫来。

    ?#20381;?#20154;拗?#36824;?#20182;,只得用轻辇将他抬进宫?#23567;?#27583;中的众多内侍宫人皆被屏?#32781;?#21807;?#24418;?#26381;侍他在陛下面前跪下。感觉他全身都在发抖,我无法松开扶着父亲的双手,我知道自己一旦松手,他随时都会倒下去。我亦知道自己应?#27809;?#36991;,可是父亲如此虚弱,我根本没有办法回避。陛下待父亲?#31449;?#26159;不同的,他亲自伸出手,想将他搀扶起来。

    父亲微微喘?#29260;?#20182;攥着陛下的手,就像我平日攥着阿穆的手一般。他说道:“五郎,她已经死了。”

    父亲的声音在发着抖,吐字亦非常轻,我几乎听不见。可是陛下整个人却像呆了似的,我看着陛下斑白的双鬓,还有浑浊的双眼,他握着父亲的手亦在微微发抖。什?#35789;?#20505;,陛下已经是这样颓唐的一个老人了?

    父亲又喘了一口气,说道:“三十年前,她就已经死了。”

    父亲眼底似乎有泪光,他说:“五郎,你醒一醒吧,她早就已经死了。”

    我从来没有见过陛下?#24515;前?#31070;色,他一直待父亲温言悦色,唯有?#19997;?#20960;近狰狞,连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。他一把揪住父亲的衣襟,我看到陛下?#30452;?#19978;贲张的青筋,他的声音因为凶狠而几近嘶哑:“你胡说!”

    父亲抖得喘?#36824;?#27668;来,我亦连大气都不?#39029;觥?#27583;中只有父亲喘息的声音,一声接着一声,像是破败的风箱。陛下的声音却缓和下来,他甚至笑了一笑:“阿照,你也晓?#33579;?#22905;是回西凉去了。她可将咱们都骗过去了,连你这么精明的人,也被她骗过去了。”

    父亲?#21364;?#30528;,低声叫了声:“陛下…….”他的眼神悲怆而无望,他的声音亦是,“朝阳公主不是她的女儿,公主亦没有半分像是她的模样。你心里明明也知道,公主乃是贤妃李氏所出,太子妃已经故去三十年了……十几年前我去看过,她坟上的青草,都已经长满了……”

   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陛下流泪,很大颗的眼泪,无声地涌出来,滚落在他胸前的袍襟之上。他胸前的袍子上绣着?#35813;?#30340;花纹,那颗明亮的泪珠就嘀在龙首上,似坠?#20146;埂?#29238;?#22918;?#20303;陛下的双膝,仿佛是哄劝,又仿佛?#21069;?#24944;,更仿佛是怜悯。陛下像个小孩子,终于“嗬”地哭出声来。

    标签: 电视剧

    跟帖

    猜你?#19981;?/p>

    二维码

    网站简介| 网络营销| 法律声明| 友情链接| 联系我们| 意见反馈 Copyright ? 2014 -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娱乐八卦网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12471号-3
    提示:本站信息仅供?#24944;迹?#19981;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;请谨慎参阅,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    本网站敬告网民:身体若有不适,请及时到医院就诊。 旧版入口

    福建十一选五直播

    <dd id="ecmue"><label id="ecmue"></label></dd>

  • <dd id="ecmue"><label id="ecmue"></label></dd>